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许芳宜老公是谁许芳宜近期有什么动态

2019/05/04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许芳宜老公是谁?许芳宜近期有什么动态?许芳宜老公是谁?作为舞蹈大师,许芳宜不仅在舞蹈界很低调,就连她的个人生活一直都是很低调的,所以很多

许芳宜老公是谁?许芳宜近期有什么动态?

许芳宜老公是谁?作为舞蹈大师,许芳宜不仅在舞蹈界很低调,就连她的个人生活一直都是很低调的,所以很多人都很想知道许芳宜的更多相关信息。现在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许芳宜老公到底是谁吧。

许芳宜老公是谁?

许芳宜老公是谁

其实,关于许芳宜老公这个问题,别说是圈外了,在圈内也是很少有人知道的,因为许芳宜是一个执着舞蹈的人,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在个人生活中是十分的低调的。

许芳宜近期动态

舞蹈家许芳宜:逆光飞翔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

舞蹈家许芳宜

在假装勇敢的过程裡面,我试着学习勇敢。有一点点的勇气,就可以鼓励你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许芳宜曾任美国权威现代舞团首席舞者,更被视为玛莎葛兰姆 (Martha Graham) 传人。美国舞蹈杂志 (Dance Magazine) 2005 将许芳宜评选为该年全球受瞩目的二十五位舞蹈工作者名。许芳宜代表作包括云门舞集 水月中的独舞,更是受到纽约时报舞评称讚她的舞蹈为『彷彿可以看见灵魂的样貌』般纯粹绝美。2005年获总统颁赠五等景星勳章,开创台湾舞蹈界首例。

曾经,我以为自己不可以梦想

许芳宜为梦想而舞蹈

许芳宜小时候学校成绩并不出色,家人一度以为她会去工厂当女工。因为功课不好,从小她对自己十分没有自信,以为自己不可以有梦想。直到十一岁时登台表演,找到了自己对舞蹈的热情,也成为她生命的转捩点,开始转往舞蹈发展。大学时受到现代舞老师罗斯.帕克斯(Ross Parkes)的鼓励,激起许芳宜要成为职业舞者的梦,也打开了她对自己的自信。她说:他是改变我生命很重要的一位老师终于开始有人对我怀抱期待,那不只是一道光,而是很大很大的希望。

云门舞集艺术总监林怀民曾形容,舞台上的芳宜,总是让你捨不得将视线移开,深怕眨了眼,便错过她任何一个精采的演出片段。编舞家布拉瑞扬更形容她是连手指汗脚趾都充满表情与张力的舞者。但她在舞台上的光采,也是流过无数汗水和泪水,是她踮着脚尖,踩过多少困难与挫折所换来的。初抵纽约时,她在前三个月甚至无法与任何一个人以英语沟通,可是她没有放弃。跟早餐车店员对话开始,她从小小的自我完成,小小的勇敢,学习不怕。今天的她不仅仅拥有高超的舞蹈技巧,更掌握了舞作中的人性。

身体就是许芳宜的作品,那是在舞台上的表达媒介,真挚也直接。当我无法以语言、文字表达自己的情绪时,唯有透过跳舞的身体,才感到释放。许芳宜表示,要让舞蹈回到身体,肢体才能真正打动人心。她更时常告诉学生:用心跳,不要记动作。

即使遇到困难,许芳宜仍旧坚持自己的梦想,毫不鬆懈。她说每当有任何困难抉择,只要回想到我当初为何想跳舞,我就会知道答桉。葛兰姆的自传中曾说,所谓命定狂热是指天生注定要对某样事物有不计代价不问辛苦的狂热。而芳宜,更是贯彻了这样的精神。

做到自己的

许芳宜做到自己的

她也说:大学老师说我有个特色,就是爱跟自己比较,总是拚命要做自己的。对她来说,跳舞是对生命的态度,因为表演者在台上不能有半点闪失,身体不会说谎,必须要很纯粹、很乾淨。为了达到这个境界,我必须很自律,例如没人督促,也要每天做软身,务必很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思,并随时保持这种想法。她坚持,执着,而专注的精神,造就了今天国际上扬名的舞者许芳宜。她说:累积我自己,是我做到的方式。舞蹈不只是舞蹈,更是认真看待自己,对待生命的学习。

身为舞蹈家,许芳宜也对教育关心,希望把爱献给她心爱的台湾。许芳宜回台创立舞团拉芳LAFA期间,积极展开校园扎根计画,带着舞衣和热情,和学生及喜爱舞蹈的孩子分享经验。她表示已逝舞蹈家罗曼菲影响她极深,让她发现自己身上有这麽多东西可以跟人分享。除了台上的她带给观众感动,台下的她也能与人分享。台下延续的生命,能传播得很远。她说:我想透过舞蹈传达一种新观念,一个对的态度,可以成就一个好的人,让学生知道如何透过舞蹈,学习尊重及养成自己。

不怕和世界不一样

舞蹈不怕和世界不一样

许芳宜在TEDx的演讲不怕和世界不一样,鼓励大家用行动力去完成梦想。她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年轻人要敢于作梦,不畏惧自己和别人不同。与其期待别人创造梦想给我们,不如由我们自己创造。她在一次访谈中曾说,我们要让台湾被世界看见。许芳宜,她,做到了。Dare to be Different, 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这样一位舞蹈艺术家,用舞蹈让生命丰盈,用生命在跳舞。

王力宏偶遇许芳宜兴奋合影 毛巾缠脚浑然不知

王力宏偶遇许芳宜兴奋合影

10月31日凌晨,王力宏从纽约乘飞机,在飞机上偶遇舞蹈家许芳宜,他兴奋合影并在微博晒出照片。王力宏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穿着一件我爱纽约的T恤戴着棒球帽。而再仔细看,他的脚上似乎缠着一条毛巾状的白布,如此怪异地乘机造型也引来粉丝们的调侃。

许芳宜舞蹈玩穿越

《三个女人》主演主创

阿什莉-鲍德

谭元元

许芳宜(右)

近日,国家大剧院向媒体推介了即将于11月21、22日上演的舞蹈节特别奉献作品《穿越-三个女人的舞蹈》。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赵汝蘅携演出中的三个女人谭元元、许芳宜、阿什莉-鲍德,以及两位编舞家爱德华-梁、罗素-马利方共同出席,解读了这台包含了3部世界首演力作的特别演出。

大剧院首次舞蹈委约

《穿越-三个女人的舞蹈》是国家大剧院首次舞蹈作品委约创作的尝试,国家大剧院与英国伦敦赛德勒斯-威尔斯剧院、北京晓星芭蕾艺术发展基金会联合制作了这台节目。演出由八个不同风格的作品组成,这些作品均由世界知名编导创作。其中包含两部专门为本次舞蹈节委约创作的作品《今时往昔》和《寻找光明》的世界首演,并且还有一部作品《2乘2》也将在这台演出中完成世界首演,并且将在明年登上伦敦的舞台。

这台演出还特别邀请到三位风格不一但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很高知名度的女性舞蹈演员谭元元、许芳宜、阿什莉-鲍德领衔主演,她们融合了古典芭蕾、现代芭蕾以及现代舞各舞种不同的舞蹈语汇,在演出中进行了一次特别的跨界,通过她们各具特色的作品和舞姿,展现不同背景下舞蹈女演员的多样魅力。而谭元元与许芳宜还同时担任了这台演出的特别策划。

国家大剧院舞蹈总监赵汝蘅表示:这台演出是我们首届舞蹈节中的一个亮点,其创意来自英国伦敦赛德勒斯-威尔斯剧院的艺术总监阿利斯泰尔-斯波尔丁先生,国家大剧院以及晓星基金都有着共同的愿望,我们就这样起步了。希望借助这样的契机推荐给观众几个不同背景的舞蹈艺术家,以及他们背后孜孜不倦的创作新舞蹈的编舞家,以此打开眼界,对舞蹈的意义给予新的认识。穿越就是为了互相交流、学习,让观众和舞者一起领略舞蹈领域的宽泛无限,希望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我们会努力继续做下去!

然而,这台演出的制作其实并不容易,演员、编舞家、制作方都是常年奔波于世界各地的空中飞人,、邮件、甚至是各种络聊天工具,都成为他们越洋沟通的途径,只要能抽出一点时间,大家更是从世界各地聚集到一起进行排练,才完成了这难得的演出。这在几天,刚刚到京的编舞家和舞者们更是抓紧的时间,精心打磨他们的作品,力求呈现出的舞蹈精品。

三个女人不同领域 同样精彩

这台演出名为穿越,意在各舞种、各地域和各种风格之间进行一次巧妙地跨界、一次完美的融合。正如赛德勒斯-威尔斯剧院艺术总监阿利斯泰尔-斯波尔丁先生所言:这场演出为我们揭示了一个趋势,那就是古典芭蕾和现代舞之间古而有之的鸿沟正在渐渐消弭,同时两个舞种之间相互借鉴学习的尝试也越来越多。这次演出中,我们正是要将古典气质与现代气息完美调和,碰撞出艺术的火花。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初衷,演出中的三个女人分别选择了任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的中国首席演员谭元元,现代舞大师玛莎-葛兰姆的亚洲弟子、台湾舞者许芳宜,以及美国纽约城市芭蕾舞团首席演员阿什莉-鲍德。

谭元元可以算是国际上知名度的中国芭蕾舞者。此次身兼舞者和特别策划的她说:这台演出在制作上我们进行了精心的挑选,我本人将表演多个现代作品,而不是大家所熟悉的古典芭蕾,这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挑战。我想,穿越这个词汇意义广大,它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这位从台湾云门舞集走进美国玛莎-葛兰姆现代舞团的舞者许芳宜,在云门舞集艺术总监林怀民的眼中,她是一个不跳舞就会死掉的人,是一个每一天都会功夫用尽的舞者,芳宜在舞台上真的是仪态万千,气势之强甚至让舞评家说比葛兰姆本人跳的还要好。她真的是一个明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明星,而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林怀民如是说。

来自美国两大主要的芭蕾舞团之一的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首席演员阿什莉-鲍德同样是正当红的国际明星,而纽约城市正是以演绎现代风格的芭蕾作品而闻名于世,因此演绎起本场演出中的作品对于她而言可谓如鱼得水。长相甜美、身材修长的阿什莉以动感的舞蹈风格著称,她干净灵敏的脚下动作被称为火速。此次她将出演三部作品,其中《系统回响》是由6岁起便同她一同学舞的编舞家亚当-亨德里克森编排的,他说:这是一部为阿什莉量身打造的作品,充分彰显了她的艺术特色,同时对她而言也是一种挑战。

许芳宜:跳舞是一种生命态度

跳舞是一种生命态度

她曾经是美国权威的现代舞团玛莎葛兰姆舞团的首席舞者;她被尊为美国现代舞大师玛莎葛兰姆的传人;她是李安口中的中国台湾的门面。

正当她凭借华丽舞蹈征服纽约的时候,她却抛弃了大洋彼岸的无限荣光,追随爱人布拉瑞扬一起回到中国台湾,在那里创办了拉芳.Lafa舞团。她就是许芳宜。为了爱情的华丽绽放,她甘愿选择更为寂寞的舞台。然而,事实却是,这个天生为舞蹈命定狂热的精灵,同时收获了爱情和舞蹈的双重荣誉。

舞动的许芳宜

许芳宜

台北,许芳宜的办公室(兼排练场),坐落在市区一栋办公楼里,天花板太低,不适合练舞,大家先在这里暖身,再移师到别处练。台北的环境不像在纽约驻村排练,这里是爸爸特地外借给我们使用的。

她就是许芳宜。为了爱情的华丽绽放,她甘愿选择更为寂寞的舞台。然而,事实却是,这个天生为舞蹈命定狂热的精灵,同时收获了爱情和舞将头发全往后扎成马尾,露出小小的脸、高高的额头,眼角总衔着慧黠的神情,纤细的身体藏着强烈的爆发力,舞台下的许芳宜自有一种轻盈闲在的态度,笑起来有孩子般的天真。

之前,她是美国权威的玛莎葛兰姆舞团的首席舞者、位获邀在巴瑞辛尼可夫舞蹈中心排练的亚洲艺术家,驻村排练全新作品《37Arts》,她横跨了舞者与制作人的角色。再之前,她是一个不循常规、到纽约寻梦的女孩。吞下所有现实的不平等,忍受离乡背井的孤寂,直到站到舞台中央。她有耀眼的光环,连旅行转机时都有人问:你是那个很会跳舞的台湾舞者吗?

事业期,许芳宜却选择退出,我不可能永远在光环的保护下过日子,有一天身体的保鲜期过了,走出这些光环,我还剩下什么?她回台湾做自己的舞团,出版自传《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平静审视自己的过去,却没有限定将来。纤细,自律,狂热,执着,又难得时时自省传奇大凡都有如此的生命质感吧。

罗斯帕克斯的嫡传,爱上另一个舞者

从小,许芳宜就对读书没什么兴趣,连她自己都说:不管书怎么念,就是进不去,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父亲对她的未来忧心忡忡,担心她以后只能到工厂当女工。

十一岁那年,许芳宜参加了一个民俗舞蹈比赛,年幼的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后台的她紧张得瑟瑟发抖,但当灯光亮了,音乐响起的时候,她突然就镇定下来了。从此,我要跳舞这想法就在她心里生了根。因为是半路出家,所以在报考华冈艺校舞蹈班时,她的芭蕾只考了三分。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她住进了华冈艺校旁的修道院里,每天只做两件事上学、练舞。

凭着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儿,许芳宜这个当初芭蕾只考3分的菜鸟被保送进了中国台湾国立艺术学院(现中国台北艺术大学)。在那里,她遇到了两个对她这一生至关重要的男人。

一个是罗斯帕克斯,他曾经是葛兰姆舞团首席男舞者与副艺术总监。这个常年与舞蹈打交道的男人眼见到许芳宜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潜质,并加以鼓励。从没有人对我有期望,连我自己都没有终于开始有人对我怀抱期待,那不只是一道光,是很大的希望。为了不让老师期待的女孩消失,她开始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另一个男人,便是布拉瑞扬了。他是的编舞家,也是小许芳宜一届的学弟。许芳宜初次见他,并无火花,更没有想到这个男子会成为自己日后的伴侣兼搭档。她当时的想法是:要当职业舞者,坚决不交男朋友!苦得布拉瑞扬在她身后生生追逐了一年,才终于让她破功。

没有布拉瑞扬,绚丽舞台徒寂寞

1995年,许芳宜申请到葛兰姆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和文建会奖助,只身赴美。同年底考入葛兰姆舞团,开始了自己作为职业舞者的生涯。

旁人羡慕她的幸运,却不知她荣光下的孤单。男友布拉瑞扬与她相隔一个太平洋,她的白天是他的黑夜,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都要经历12个小时的时差,飞越太平洋,才能传递给对方。而纽约街头的汹涌人潮中,没有一个人与她有关,不会有人在乎擦身而过的那个异国女子脸上流淌的是笑容还是眼泪。

能排解那侵入骨髓的孤单的,便是跳舞了。吃饭、走路、搭地铁不管何时何地,她脑子里想的只有走位、转身、动作衔接。她不知道何时才能和布拉瑞扬团聚,只有不停地挑战自己的极限。

于是,她的脚尖、肌理、筋骨处处是伤,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无声地诉说她的疯狂。练舞练到趾甲裂了还属寻常,我曾经两度清楚地感到骨头应声而断,眼泪滚出来的同时,痛到站不起来。她曾经在一次排练中,颈椎神经受到压迫,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上半身不得动弹。这样的代价是,她不但得经常做复健,而且在每次跳舞前都必须得花很长时间热身,不能让身体再受伤。

对于舞蹈和爱情,他们都命定狂热

许芳宜

在纽约生活得愈久,许芳宜便愈发了解,繁华背后是大片的慌凉,什么都比不上和自己喜欢的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哪怕舞团再小也没有关系。于是,当时已经是葛兰姆舞团首席舞者的她疯狂了一把。她放弃了舞团的合约,背上行李奔赴奥地利她要考布拉瑞扬所在的欧洲舞团。结果当然是她如愿考上,可惜舞团跟他们的预期差距实在太大,两个人辗转两个月后,又回到了纽约。

那时正好有人邀请巴拉瑞扬回中国台湾担任云门二团的驻团编舞家。她挣扎了许久,始终不忍埋没他的才华,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私心而阻碍他的舞台,便狠心放他回到中国台湾发展。我的舞蹈和爱情常常在相撞,到底是心有不甘,她每每说起,都颇为无奈。

玛莎葛兰姆在自传《血的记忆》里用这样的句子形容自己:所谓命定狂热是指天生注定要对某样事物有不计代价不问辛苦的狂热。被誉为玛莎葛兰姆传人的许芳宜,对舞蹈也有着这样一份赤诚的狂热。对爱情,亦如是。

跳舞不仅是我的职业

跳舞不仅是我的职业,而是我的梦想和生命态度,那是我一生中次决定要做什么,要成为什么。

纽约的大街上,她拿着一本舞蹈杂志,翻着后面舞蹈教室和舞团的信息,搭地铁去每一间舞蹈教室,一间间慢慢找,不会英文,就比手画脚,以笨拙的方式,寻找每个机会。

现在,拉芳舞团也是我的一个梦,一路跌跌撞撞,困难不曾间断,而且仍在持续中。我知道自己有许多一厢情愿,但总该放手去做、去努力不是吗?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不要害怕跟自己对话,惟有面对才有答案,做一个勇敢与自己赛跑的人。舞蹈和爱情常常相撞,她曾选择当一个被爱的女人。后来觉得,安全感必须自己建立。

我曾经下决心绝不交男友,因为我要当一名职业舞者。但事实上20岁时,我就与他恋爱了。她是纽约玛莎葛兰姆舞团的首席舞者;他叫布拉瑞扬,在台湾地区,是备受瞩目的编舞家。

现在,他们已经恋爱了17年。我很想回来,可是好多双手都要推我出去。我不相信远距恋情,两人各有一个世界,会有很多困难。我觉得,重要的就是要在同一块土地成长。2002年,我离开云门舞集,去考奥地利的小舞团。那时芳宜已是纽约的葛兰姆舞团的首席舞者,我在台东和她通,我们边讲边哭。布拉瑞扬说,她说只要能和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在什么城市都好,但我很心疼,芳宜应该在一个比较好的舞台,是我不想拖累她。

但许芳宜从不这么认为,豁达是她从舞蹈中学会的态度,一个舞者(罗曼菲老师),愿意欣赏另一位舞者,并将舞台让出来,这是一种大器。你为我所做的,我也会这样对下一代。跳舞对我来说,本只是小小的自我满足,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它竟变成我的生命态度,连跳舞的挫折都能供别人参考;没想到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吸引这么多人,很感动,也觉得是个奇迹。

难道我不该仍是那个单纯的宜兰单车女孩,放下玛莎葛兰姆的名牌,埋头好好做点事,发挥点微薄的影响力吗?拉芳舞团是许芳宜和布拉瑞扬共同的事业,就像他们的孩子,而现在,他们也终于可以在一起。

许芳宜:曾拒绝侯孝贤 舞蹈才是一切

2012年,许芳宜在北京制作演出《三个女人,穿越大陆》。

次吊威亚,许芳宜把它想象成跳双人舞。

许芳宜拒绝侯孝贤因为正在准备《生身不息》,与阿库汉姆共舞。

许芳宜在《逆光飞翔》中饰演舞蹈老师,没有表演,就是真实的自己。

市场有多大?观众在哪里?公主许芳宜说:不要问有没有观众,先问你有没有作品。舞蹈才是一切。

一个下午要接待三拨采访,许芳宜分身乏术便把大家约在了一起。于是,这边问她来北京做编舞比赛评委的感受,那边问她写书撰文的体会,还有问她出演侯孝贤新片《聂隐娘》的经历。写书、跳现代舞、侯孝贤拍电影,这三者好像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市场有多大?观众在哪里?而许芳宜说:不要问有没有观众,先问你有没有作品。

侯孝贤导演的电影,有着和好莱坞那种平铺直述不同的讲故事的方式,他好像在拼图。这部电影不是需要你用自己的思考来重新串联,讲出一个属于你的故事的。可能你看着看着就想,他是谁?这是怎么回事?但导演就是在告诉你,心静下来,再慢一点,答案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另外一块拼图就可以放上去了。这是很不一样的阅读方式。我有时候觉得这比现代舞更现代舞,大家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去接受这个故事,这其实也是现代创作有意思的地方。

其实导演次找我的时候,我跟他说:谢谢导演,有机会下次再说。因为当时我有一台制作演出,准备了两年正要演出。其实当时我跟导演说随缘,因为我不能放弃自己的专业,我必须尊重自己的舞蹈,这也是对导演的尊重。当时我并没有觉得自己丧失了大好时机,因为舞蹈才是我的一切。没想到那一年我所有演出都结束的时候,导演的又来了,那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我马上就跟导演说:那就麻烦您多指教了。

我饰演的嘉诚和嘉信,虽然她们俩是孪生姐妹,但却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对和平的坚持。嘉诚是以和亲这样一种比较圆融的方式来求取和平,而嘉信的方式就是所谓的杀一屠夫可救千百人,那为什么不杀。所以当终聂隐娘放弃刺杀的时候,道姑嘉信公主也许更孤独了,或者她觉得自己被背叛了,所以她做出了的一击,甚至其实她已经知道徒弟已经青出于蓝了,希望以这种方式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结果她有错了。

背台词的确很辛苦,因为都不是白话文,而且我从小就很不会背书。但是,多念几次也没那么难。重点是你要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话,这些话里面的用意是什么。这些就像跳舞一样,你要知道你为什么站在台上?为什么要做这些动作?如果你没有消化这些内容的话,那么你的身体不过只是个工具而已,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声音的表情。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都是用在舞台上跳舞的经验来反观自己的表演。

和舒淇的那段打戏,是我次吊钢丝。虽然我每天都在跳舞,但那是一种新的运动方式,因为你被吊起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着地。那感觉就好像我跳双人舞,我和这条钢丝在磨合,这需要寻找到一种律动、平衡和信任。也是到几次,我才抓到那一头的节奏。中间也有一个小插曲,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导演要求那个拂尘从舒淇的头发上擦过去,结果一不小心舒淇的假发被拂尘整个拉掉,那天就只能收工了。

电影里我演奏的那段古琴,我一直以为是配音。其实我总共上了三堂课,但我有认真把琴带回家每天练习。上课的时候其实也没好好上,请老师弹《天鹅湖》给我听,就是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直在挑战老师。然后我用拍下老师的课,回家再练习。我看不懂谱,背谱又不行,后来没办法就用自己的办法来。我就想说,为什么跳舞动作能记起来,乐谱就背不下来?然后我就以背动作的方式来记,想象着十根手指在跳舞,好像只有这样我的身体才会动,后来我的触感就变得很敏锐。

正式开拍前一天,我特别把导演叫来弹一次给他听。我很认真地弹,一心一意地想学成老师的样子,结果错就错在这里。然后导演跟我说:芳宜,我想要那种感觉。我突然就明白了导演要的是抒发心情的那个感觉,因为嘉诚公主下嫁番邦的时候只带了一个仕女,她能抒发心情的就是这把琴,她就像一只孤鸟。但是我弹给导演听的时候,只在乎技术。当时我感觉很丢脸,一个跳舞跳了几十年的人,竟然把重要的这件事给忘了。

其实我非常高兴导演在戛纳拿到导演奖,尽管我觉得侯孝贤不需要这个奖来证明自己,但是《聂隐娘》这部电影需要这个奖项吸引更多人走进电影院。而且这个奖项也让投资人安心,这是很实际、很现实的问题。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的作品,把大家带到另外一个层次。其实在我的专业里面也是一样,现在很多作品只有身体而没有舞蹈,身体就像道具,灵魂都不见了。舞台上有好多漂亮的身体,但是却是空洞的身体。所以无论是电影还是舞蹈,或者写字出书,我们都应该思考一个问题:不要问有没有观众,先问你有没有作品。通常没有观众,是因为你没有好的作品,你把观众吓跑了。

做舞蹈比赛评委,其实也让我自己学到很多东西。因为这是我次做评委,我只能全面打开自己去感受,从他们身上去反观自己,这是很有趣的事情。然后我发现的问题其实还是教育问题,很多年轻人的接触面太小了,于是就有一些人会随波逐流。现在的这个社会,太多人用太多作品在喂养我们了,但是这其中一定有不好的作品。那我们的美育在哪里?我们的品味怎么培养?所以我想做一样事,就是修炼自己,把自己雕塑成的艺术品,也许这样可以影响更多的人。

其实,不管许芳宜老公是谁,不管许芳宜老公个人生活如何,作为一个把舞蹈当成生命的舞蹈家,许芳宜值得我们尊重的,就是她对舞蹈的态度,对生命的尊重。

棋牌游戏开发公司
氧化镍供应
FEP热缩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