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MBA与印地安猎亾

2018-11-06 09:13:40

MBA与印地安猎亾

“正确的废话!”实践者常对理论家作如是评论。上海天平汽车保险公司的总裁谢跃就曾经与我分享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群猎人听说MBA很管用,于是就凑份子请了一位有MBA学位的咨询师分析讲授“打猎的策略”,这位MBA毕业生受到隆重礼遇,受宠若惊,于是倾囊相授,从外部环境分析,组织内部核心竞争力分析,5-P分析,价值链组织,SWOT到国际化策略,里里外外将打猎的机会、威胁、产业发展远景讲了个透彻。参与的猎手照单抓药,果然事半功倍。那些将信将疑之辈也为战果所倾倒,从此对这套狩猎策略深信不疑,反复操演。不久,众猎人便发现策略不再灵光,大家都遵循同样的分析方法,寻找同样的狩猎路线图,猎物几近绝迹。原本兴旺的部落,日趋凋敝残缺,仅有的几位后辈年青人也离开枯零的乡野去远处的城镇了。后来听说他们将仅有的盘缠交了EMBA的学费,他们相信流传在城镇中新的耳语:EMBA是管MBA的,坐到executive的位置就可以 execute MBA,以报误导之恨。

无独有偶,人类学家摩尔(Moore)也曾讲述过另一群猎人的故事。在北美的(Labrador)内布拉多有一群纳斯卡比族的印地安人(Naskapi Indian)。和上述的猎人面临类似的“策略方向”的困境。他们每次出猎前都需决定向那个方向进发。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咨询师可问,而是用一块野牛骨头在火上烘烤,然后根据骨头上出现的裂纹决定出猎的方向(类似中国的甲骨卜算)。每次如此,基本没有差错,这些印地安猎人相信骨纹是神旨的显示,否则便无法解释基本上每次都准确。

二群猎人,二种方法,二种结果。难道真的是古代的骨头会说话,骨纹胜于MBA的经文吗?

产生上面的结果的奥妙在于人类决策的特点,以及人对待决策弱点的反应。

组织行为学者Karl Weick,在分析摩尔的故事时写到,印地安猎人以骨纹作决策判断有一大好处。它把人的非理性偏好、过去的经验理性,以及人的主观决策偏见放置一边,这也就自然避免了人的思维局限以及经验理性的旧教条所带来的定势思维的陷阱。

在充满变化的狩猎环境中,这一放弃反而使其它优点显露出来:⑴决策的机会成本低。以动物活动的随机性而言,即使骨头裂纹没有“碰巧”产生好的后果,以决策的随机对现象的随机,机会成本也不高。⑵不会议而不决。在没有足够决策信息条件下,这种方法总会产生一个决定,而不会不作为。⑶容易产生共识。在向任何方向进发都没有大区别的情境之下,这个方法便让集体选择具有确定性,提供了被大家接受的意义和理由。⑷神圣的模糊决策过程制造外部的心理震撼。这种仪式将其它族的猎人迷惑了,不敢随意模仿。⑸骨纹不同,阐释不同,选择不同,选择不会重复,多样性的优势就有了。⑹整个过程充满神奇色彩,激动人心。对追随者产生信仰效果。⑺决策速度高。骨纹裂得多快,决策就多快。⑻决策技能门槛低。不需专业训练,将骨头放在火上烤便可以了。对决策结果的沟通方便,纹路大家都看得懂。⑼执行方便。没有设备要求,有火便行。⑽鲜有程序正义的冲突。每次都这样做,没有对决策过程程序的争论,因此,对决策结果都尊重。⑾行政成本低。无需做任何历史文献记载。⑿过去失败的经历和记忆不会干扰现在的选择。总之,骨头龟裂的随机性并没有给这种决策方法带来任何更高的理性或科学性。但是,在那个认识水平条件下,它却有效地排除了人的偏见的干扰,并提高了决策速度,降低了沟通成本,维护了成员对决策结果的承诺。这样,在普遍的低决策水平前提下,随机决策方法就有了优势。这是它“有效”的原因。

相比较而言,那位MBA咨询师只教了猎人找机会、兑现机会的策略,没有告诉他们变通的策略,没有讲授同类型策略反复使用的自毙性,以至于成功的策略转变为失效的策略。商场上倒下去的企业多少曾经是驰骋疆场的英雄,失败的形式不一,道理却一样。但愿上面那些正确的废话能帮助实践者思考自我变通的重要性。

景观石
棋牌怎么代理
夹持工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