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外观察加州售电侧突围上

2019/08/15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2000年,刚刚上任的加州州长戴维斯迎来了他从政生涯不堪回首的一年,失控的批发市场和轮番大停电给加州电力工业改革画上了狼狈不堪的一笔。人

  2000年,刚刚上任的加州州长戴维斯迎来了他从政生涯不堪回首的一年,失控的批发市场和轮番大停电给加州电力工业改革画上了狼狈不堪的一笔。

  人们提到PJM、德州ERCOT、澳大利亚NEM电力市场、北欧Nord Pool电力市场,都会用 成功的电力市场 来代指,而谈到加州电力市场时,则免不了有 曾经失败过 的印象。

  成功的电力市场 成功 得可以令人忽略那些小规模的断电、系统崩溃,但 失败 、 电力危机 似乎成了加州电力市场的标签,而让人忽略了加州电力市场的重新设计、售电侧重启、野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目标、超前的能源大数据运用等在2000年危机之后十余年中的探索与成就。

  2000年电力危机之后,1998年全面开放的售电市场于2001年正式中止,电力市场全面叫停后,有多少售电商退出市场?2008年售电市场如何解冻?地方政府如何与大型电力公司抗衡,尝试购电选择多样化?有议会和监管者 加持 , 购电集合体 到底能不能推动加州售电市场重启?

  加州售电市场演绎了一场不寻常的突围。

  电力危机:腰斩售电侧开放

  美国能源行业的一体化模式在1978年迎来了一场重大变革,当年国会通过了《公用事业监管法案》,开启了全美能源工业重组之路。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全国范围内的《能源政策法案》(Energy Policy Act,1992),随后声名远扬的Order888出台,拉开了电力工业去管制化的序幕。

  紧跟国家在立法层面推动电力工业改革的步伐,绝大多数州的监管者、决策者都在探讨电力市场怎么建,售电侧什么时候开放、怎么开放,售电侧去管制化也被写进了许多州的法案、政策或规划中。

  加州的步子更快,议会、监管部门很快开始为此筹备,亮出了时间表。1995年,加州政府签署了AB1890法案(Assembly Bill 1890),要求电力工业重组,并规定1998年1月1日起,售电侧开放。

  1998年,以电力交易所(Power Exchange,PX)模式运营的现货市场开始运作。售电侧开放比预期晚了 个月,但开放后,私有公用事业公司的用户都拥有了零售商选择权。当时,加州要求公用事业公司卖出发电资产,发电侧多主体竞争;输配环节仍归 三大 公用事业公司 PG E(太平洋天然气与电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ity Company,简称PG E)、SDG E(圣地亚哥天然气和电力公司,San Diego Gas and Electric Company,简称SDG E)和SCE(南加州联合爱迪生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 Company,简称SCE)所有,输电运营权交由CAISO(加州独立系统运营商,California Independent System Operator),输电费率由联邦能源委员会(FERC)设定;配电运营与输电运营、供电部分在公司内部严格分开,受到州级公用事业委员会(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简称CPUC)监管,费率由CPUC设定;供电侧允许售电商进入市场, 三大 仍可在市场售电,在竞争过渡完成之前的费率受到监管。

  然而,匆促上马的加州电力市场很快走向危险边缘。 一切可能发生的错误全部都发生了 ,能源分析师Michael Worm感叹道。天时地利人和,2000年的加州电力市场一样也没占

  到1999年,加州12年未曾新建一个电厂,容量严重不足;加州严重依赖州外电力,其中大部分是水电,时至2000年,久旱未雨,水电乏力;2000年前后,天然气价格陡升;批发市场设计采取了调度和交易分开的PX模式,要求所有电力公司放弃远期合同,所有电量都要进入现货市场;供电侧,监管部门要求零售侧签订长期合同 相当于售电价格锁定、批发侧价格波动无法传导;安然等20余个能源公司操纵批发市场

  结果,加州电力危机汹涌而来 批发市场价格失控,现货市场价格从1美元/MWh飙高到9999美元/MWh只在一眨眼之间。原有垂直一体化的 三大 公用事业公司由于已经卖出了绝大部分发电资产,售电侧的价格又被长期合同锁定,曾经风头无两的 三大 一时之间成了刀俎上的鱼肉:一方面不得不高价从市场买电;另一方面售电侧收不回成本的同时,还是不能满足负荷侧需求。

  三大 公用事业公司不得不拉闸,加州境内经历了耸人听闻的轮番大停电。

  2001年4月,PG E向政府申请破产保护,据PG E估算,自2000年6月起到2001年4月,批发市场买电已经投入了90亿美元。另外 两大 SCE和SDG E也是一肚子苦水:SCE因批发市场价格波动投入的有去无回的资金多达26亿美元;SDG E的损失预估为4.47亿美元。

  州长戴维斯宣布加州进入紧急状态,政府层面出手 救市 ,紧急出台AB 1X法案,让水资源部(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简称DWR)签订了一份4 0亿美元的跨境电力大单,以保证PG E和SCE的电力供应;此外,政府让CPUC调整售电侧费率,加码售电费率,以弥补 三大 的亏空,多方面协调 三大 应对。

  旋即,PX被叫停,现货市场停摆,售电侧开放被 拦腰截断 ,终危机得以收尾,加州电力工业改革步伐也全面停滞。

  狼狈中断,原本乐观的州政府、立法者、联邦、公用事业公司、监管者开始相互指责。

  经此一役,电力危机不仅 打垮了 加州,担忧的情绪也波及其他各州,各州推动电力工业去管制化的热情大减。多数产生于年之间野心勃勃的批发侧、售电侧改革 时间表 都遭到了动摇 州议会修法,推后改革;监管机构改计划,决策者重新审视市场设计;系统运营机构抓紧时间进行内部修正、升级。

  亲眼目睹过PG E、SCE和SDG E的 惨状 ,各地公用事业公司也不再似90年代初 听话 ,消极应对进一步拆分,从中阻挠政府继续改革。

2018年长沙零售上市后企业
2014年宁波B2B/企业服务上市后企业
亚马逊飞轮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