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钟鸣鼎食

2019/06/26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六月十五,贺颢之别出心裁,包了点春堂改了一番做宴请的地儿,既不会让女眷觉得唐突,又能让男客喜欢这氛围,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好玩的,这次的宴请也没

六月十五,贺颢之别出心裁,包了点春堂改了一番做宴请的地儿,既不会让女眷觉得唐突,又能让男客喜欢这氛围,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好玩的,这次的宴请也没什么名头,只他心血来潮这么来一遭,请的人里有头有面的人有,吃喝玩乐的纨绔有,带家中女眷的,带红粉知己的,都得到妥善安排,坐实了他会玩爱玩的名声。有*意*思*书*院*首*发看小说到点春堂是梨园,姹紫嫣红,干净宽敞,叫贺颢之包了场子随便怎么折腾去,排场摆得颇大,里头人头攒动,珠光宝气盈满了一室。十几张海棠雕漆的如意方桌在其中,七八个着青蓝色锦纹褙子的丫鬟穿插,给客人们续茶或是添上瓜果点心。甫一进门的贺云戟叫贺颢之摆出的排场吓了一跳,看着这般铺张浪费的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原是不想来的,只是碍于父亲交代,还是来了,刚要同贺颢之打一照面那人就擦着自己身边过去了,与江淮巡抚蒋大人对上了话,贺云戟面上讪讪,压下恼怒寻了个地儿坐下了。未过多久,就感觉身边有人坐下,周边静了一静,贺云戟顺着看去,却是一愣,来人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面若冷霜,气质冷绝,却是萧长珩是也。萧长珩毫不客气地释出冷意,叫那些观望的女子无一个敢近身的,能上前添茶水的也受不了那冷冽,抖着手的斟满之后就迅速撤了。贺云戟瞧着他这副宛如来砸场子的模样,心下宽了宽,不禁开口招呼道,“萧兄,别来无恙。”这番故作亲热也是因着前些日子两人签了一份合作的契约书,前景极好,萧长珩开出的条件十分不错,连爹爹托人打听后,都是连连点头,现在只需要他们这里拿出十万两银子即可开始,数目不算小,凑一凑应该是有的,之后只会连本带利的赚回来。“……贺公子。”萧长珩神色淡淡地一点头,瞥见贺颢之像只招蜂引蝶的花儿似的穿梭于宾客间,身上的气息更冷了。若不是听闻重宁要来,他倒真不愿出席贺颢之办的宴会。“……”贺云戟觉得虽然已经结成了生意伙伴,但还是和这冰块人无法愉快交流,于是只默默饮起酒来,顺势瞧着点春堂里的人,瞅着空档好与人结交攀谈了去,眼角余光却是不敢错漏与贺颢之往来的人。酉时过了一半,台上小曲儿歇下,换上了身着异域服饰的舞姬,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也就是胡旋舞,一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重宁随着钟芙入了点春堂,一下叫这热闹场面震慑住,别说,这么‘奔放’的宴会她还是头一回参加。垂了眸子,掩去了那股子不自在,脸上的妆叫杏儿刻意改过,是那种塞进人群就再找不出来的那种。她可还记得贺颢之与自己见过,到时认出来就麻烦了,也不知那人抽哪门子疯,差人专门给她送了请帖,叫夏氏知道了,硬是将自己塞给了钟芙出了门。再瞧钟芙今日,虽说出门时多了一人叫她觉得不愉快,可看着重宁这副打扮的倒也没了气儿,把重点放在了宴席上。浅蓝长纱裙,长及曳地,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右手腕上带着与衣裙相照应的玛瑙蓝镯子,三千青丝被盘成一个芙蓉髻,发丝间隙间插入一宝蓝玉簪,浓妆淡抹,干净洁白的玉颜上擦拭些许粉黛,双眸似水,看似清澈,却深邃不可知其心思,故着低胸之裙,尽显妩媚,妖娆之态。一路上重宁就让她那香味儿熏得不行,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见她进门后有直奔贺颢之的苗头,登时打断道,“姐姐,姐夫在那!”钟芙叫她一拖,发现被重宁指着的贺云戟这会儿也正好回头,二人对上视线,后者稍稍一怔之后便冷了脸移开了,显然还是在为了那日的事生气。钟芙只能噙着笑意,往贺云戟在的方向走去,毕竟名义上贺云戟还是她的未婚夫。重宁顺势也看到了贺云戟身旁坐着的萧长珩,微微一愣,当即露了笑脸,撇掉这些不利因素,能遇到萧长珩对她来说莫名觉得是件好事。等钟芙挨着贺云戟坐下,她就叫萧长珩轻轻一拉,坐到了他身旁。“外头吵闹,这儿还静一些,尝尝点心。”萧长珩微一侧身,推了一盏小碟子到了重宁面前,露了外人看不到的温柔神色。旁边,钟芙受不得贺云戟冷落,垂着眼睑作委屈状,“贺大哥还在生我的气么?”贺云戟瞥了一眼她的穿着,眉头紧紧蹙着,大概是觉得在萧长珩面前不想丢了面儿去,索性起了身子,带着钟芙去了别处逛逛先。同坐一桌的重宁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对着那二人的她还实在吃不下,这会儿只剩下她和萧长珩,重宁自在了许多,一边拈着颗白嫩的骰子形状的糕点,尝了味道,是用糯米粉加陈皮、桂花、白糖做的,软软乎乎的,入口还不黏牙,很是好吃。连着吃了几个,重宁察觉身旁之人的视线,有些羞涩地罢了手,说道,“当初萧大哥说不来,我还以为今儿晚上一定很难熬。”萧长珩看着她嘴边吃到的白色粉末,伸了手用指腹轻柔地擦掉了,重宁却叫他这一动作惊得飞了魂,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响地炸开了,盯着那墨黑深沉此时只一片情深的眸子,半晌缓不过劲儿来。时间好像停滞了,只有一抹柔软不着痕迹的似乎嵌入心底,似曾相识!良久,重宁憋不过气的猛地呛着咳嗽了起来,旖旎气氛消散,萧长珩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相信师父的话本也真是够蠢,只是方才叫她这般无辜盯着,默默想着还是有用的罢?“萧兄,这么多年过去调戏小姑娘的把戏倒是有些长进了,这又是哪家的姑娘呐?”这厢,贺颢之眉眼飘飞,笑容肆意。萧长珩不着痕迹地遮了遮重宁,后者也很是心有灵犀地往他身后躲了躲,看在贺颢之眼里好一片琴瑟和鸣,将他当做什么防着的,不禁给气笑了。“我没有调戏小姑娘的嗜好,不像你,老女人都下的去手。”萧长珩当做没看到,只一本正经道。“……”贺颢之被噎得一阵轻笑,正想说话,就看着他的随从取了一样红布遮着的东西搬上了台子,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台下,贺颢之勾了勾嘴角,重头戏来了。今日宴席,展出太后赏赐的名剑霄练,方昼则见影不见光,方夜则见方而不见形。其触物也,骜然而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焉,说的就是这把名剑。众人目光都集中在台上,跃跃欲试,探着脑袋等着红布掀开。待红布徐徐揭开,剑鞘上宝石流光四溢,华美无边,剑刃出鞘的噌响更是清脆悦耳,鼓声渐起,武侍弄剑,剑锋流转自在,银芒所掠踪迹,凭空画影,宛然雪白缎带,固是美极,然而剑刃上风声长啸,却是凌厉逼人,端的是把好剑,引得台下看众一片痴迷,不乏叫好。人群中,一人孤身而立,不知何时出现的,如何出现,周身气场与这宴会难以交融,显得遗世而独立。贺颢之远远扫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人,曲了食指压在嘴边吹出了一声清丽声响,就有一群禁军服饰的带刀侍卫迅速地围了上去。惊了这角的一片众人,不由都退步三舍。贺颢之深意一笑,从人群中走出来,恭恭敬敬上前作揖行礼,看似十分尊崇,“魏先生难得出现,颢之恭迎不周。”那名男子约莫三四十岁,见这状况似乎是才反应过来,知是逃不掉的,自嘲般的笑着摇摇头道:“我痴迷宝剑,明知有险,也该如此,你且让他们退下吧,怎可坏了大家的乐趣。”一看便是明了之人。贺颢之挥挥手,侍卫又隐到暗处,笑着将那人请到了里堂。这一角的动静配合台上的舞剑,道也不算闹得太大,能来的都是些吃喝玩乐的,疑惑议论几句便也抛之脑后了。“引蛇出洞,贺颢之,学得不差。”萧长珩看了被带走的那人一眼,沉声道。贺颢之闻言眯了眯眼,显得颇为得意地笑了笑,又似苦恼般说道,“原想着你是不肯来的,不过现在被你看到了,可不要告诉那人哦。”只是嘴角笑意仍是不减,原本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他这儿的动静早晚会让萧长珩知道,只不过是戏谑的话,得意一番。重宁听不懂他二人的哑谜,目光仍是停留在那人的背影上,瞧着莫名觉得有一丝丝的眼熟,只是依着那人的气度举止,搜遍记忆却无人可对得上,愈发盯着疑惑看了。

巴彦淖尔治牛皮癣医院
晋中癫痫医院
通辽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