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中国核电忧患中谋发展

2018-10-31 13:52:28

中国核电:忧患中谋发展

傅满昌,这位在中国核电领域浸淫数十年的“核电人”近来意气风发,他所关心的中国核电事业好事连连:核电发展线路图渐趋渐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刚刚成立。如是一切,中国核电大发展的夙愿得偿。

现状中明忧患

大力发展核电、积极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是我国能源战略规划的重点,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的描述,核电装机容量将从目前的800万千瓦增长到2020年的4000万千瓦,还有1800万千瓦的在建容量。

目标已然让人欢欣鼓舞,而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孙勤曾对中国经济时报表示:“与世界主要核电国家相比,我国的核能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他认为,核工业面临的突出问题是:核电自主化程度低,核燃料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尚不能满足核电规模发展的需要,核技术应用产业化进展缓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要求,高素质人才资源缺乏。

而傅满昌的担忧在于,如何深化改革和创新管理体制是核工业长远发展的关键所在。作为中国核学会秘书长,他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十一五”期间,应积极构建技术引进、消化和创新体系,通过整合资源,组建相应的核电专业化公司来推进核电建设、运营和检修服务专业化,探索核电市场准入机制;改革核燃料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研究组建核燃料、退役治理专业公司。“中国制定的大规模核电建设计划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必须改变现有单一的国家投入渠道。”傅满昌说,积极推进投资主体多元化对于核电发展也至关重要。

忧患中现希望

针对此,国防科工委系统工程二司司长王毅韧向本报透露,民资和外资可以投资核电,但不能控股。他对表示,随着中国核电的快速发展,核燃料循环管理体制将由计划为主转向更多地采用市场手段,一般不允许外资进入核燃料产业领域的政策也将适时安排研究,确定那些环节可以允许外资进入。他称,中国现行政策没有限制外国专家协助中国地质部门进行勘探活动。

对于中国核电的发展,王毅韧仍是充满希望:“相对火电而言,核电虽投资大、周期较长,但收益较好,在一些能源缺乏的地区电价具备与火电竞争能力。”目前,包括5月17日刚刚投入商业运行的田湾核电站1号机组,中国商业运行核电机组达10台,去年核电发电量总计548.46亿千瓦时,占全国总发电量的1.93%。其中,商业运行核电站包括秦山、大亚湾、秦山二期、秦山三期、岭澳核电站、田湾1号机组,田湾2号机组年内将投入商业运行。王毅韧表示,目前,中国在建核电机组4台,分别为岭澳核电二期工程、秦山二期扩建工程。

王毅韧向介绍了“十一五”期间的核电规划:建成投产田湾核电站;充分利用二代改进核电技术,建设岭澳二期、秦山二期扩建核电工程,新开工建设辽宁红沿河等一批新的核电项目;通过国际招标引进三代核电技术,建设浙江三门、山东海阳核电站工程;同时做好一批核电站建设前期工作,开工建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

在未来10年中,每年要开工建设3台以上核电机组,核燃料循环各环节生产能力到2020年也要在现有基础上提高4-6倍。王毅韧明确指出,要积极推进投资主体多元化,逐步建立国家投入、银行贷款、自筹资金和股权、债权融资相结合的投融资机制。

自主创新是关键

据孙勤透露,我国将加强核科技基础能力建设,重点建设具有战略性、基础性、综合性的大型核技术研发试验基地,并围绕核科技工业发展的重点技术领域,配套完善核科研基础设施和手段,强化核基础科研,形成现代化的核科学研究体系,提升科技创新能力。

建设核科技基础研究基地,围绕基础研究建设一批先进的、功能齐全的大型研究设施,形成完整、配套的基础科研能力;建设核动力研究试验基地,通过建设设施完善、功能齐全、技术先进的大型核动力研究试验设施,全面提升我国核动力研究设计的基础能力。

围绕核燃料循环发展的重要领域和核心技术,建设专业配套的科研开发平台;围绕核燃料循环核心技术、核安全与辐射防护等,完善配套研究试验设施。建设内容包括深地层铀资源勘查与采冶技术研究、离心与激光分离铀同位素研究、燃料元件生产工艺和关键设备研制、后处理工程研究、高放废物深层地质处置地质条件研究、辐射安全与防护技术综合研究等试验系统和装置。

加强核基础科学研究,通过开展若干核技术领域中的关键与核心技术攻关,重点突破,使我国在核基础科学的若干领域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加强核科技基础能力建设,将初步改变我国核科技研发手段落后、设施老化、创新能力弱的局面。”孙勤说。

会议音响
挖机拖车
期货配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