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水均益在央视你是一个可以替代的零件

2019/06/05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中药能治痛经吗青春期月经不调的治疗药物身体寒会造成月经不调对于水均益来说,央视无限庞大,但从很多技术环节上看,就是“一个小作坊”

中药能治痛经吗
青春期月经不调的治疗药物
身体寒会造成月经不调

对于水均益来说,央视无限庞大,但从很多技术环节上看,就是“一个小作坊”。

2014年1月17日,水均益在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现场采访普京,这是他第五次采访俄罗斯总统。

采访是俄罗斯总统局邀请的,因为索契冬奥会受到西方国家抵制,西方拒绝出席冬奥会。专访结束前,普京对着摄影机,张开左臂,给水均益来了一个拥抱。

“我都没好意思说,那次我们是找BBC借的灯。”2014年4月30日,水均益说,满是无奈。

摄像师不配灯,需要用灯,要打报告申请,运气不好,有可能这个报告要半年后才批准。“还不如自己在淘宝上掏钱买了”。

类似的事情很多,马航事件,水均益也想时间冲到现场,但哪怕动用各种私人关系,快速拿到签证,也要至少15天。

这次采访普京,从得到通知,到台里审批、拿到签证,用了27天——他出发前一天晚上10点多拿到的签证。

从1993年至今,水均益在央视做过很多节目。从《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到《世界》、《国际观察》,从《高端访问》到《360》、《环球视线》。

2014年4月,水均益的新书《益往直前》出版,书中记录了他在央视15年的光鲜,也有15年的委屈:参与国际竞争多年,面对理想与现实冲突时却有种种无奈;专访四百多位名人政要,却终面对《高端访问》被撤销的悲哀;亲历伊拉克、阿富汗战场,奉命必须撤退,却被友误解为“伊战逃兵”饱受唾骂……

水均益说自己什么都可以“翻篇”,都可以“忘记”,唯独耿耿于怀《高端访问》“被消失”。2009年频道改版,《高端访问》莫名地渐渐消失了。“没人通知我,也没有人说原因,就这样没有了。”

在央视的二十年,水均益和他的战友白岩松、崔永元一样,表面风光,衣着光鲜,有着“无法向外人道”的无奈。跟崔永元选择离开不同,“规矩”惯了的水均益还是选择坚守央视。

“你离开这个平台上哪儿去?你是做国际的,离开央视,哪里有这样一个平台?”

“我把心剖给你看。”水均益摊开《益往直前》说。

“甚至洗脚房的电视打开也是频道”

问:但看起来央视很重视海外,在全球建了70个站。

水均益:我们现在号称400人在海外,70个站,但绝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新,很多甚至连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英语好,学葡萄牙语、西班牙语、俄罗斯语,直接就派出去了,出去前有个培训,不是的系统培训,基本上集中起来半个月讲国家各种政策。

尽管说400人,摊到某一个国家,很可怜,只有一两个人。他们到现场后,所有东西要从零开始。

不仅要当、当,有时候还要学摄像。赶着鸭子上架,业务素质普遍比较稚嫩。

我去了几个站,那些小孩们很可爱,他们是真玩命,非常辛苦,饥一顿饱一顿。他们也很想学,很想干好,但他被空降到那个位置以后,没机会学,没人指导他,没有老带着,只能自生自灭。

我们以前当还有一个实习过程,跟着一个老,干上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他们完全在黑暗当中摸索,蒙对了,为什么好,不知道;有时候干错了,一通猛批,怎么错的,没人讲。

中心一下子突然膨胀,你只能让这一代人,这三四百人经过这段时间,让他们慢慢成熟起来,有些悟性比较高,能出来。但其他人,我们能指责人家什么呢?

问:很多电视台挖你,你也没有离开央视,为什么?

水均益:我比较郁闷的时期,有过这个想法。我在书里写了,当时陈虻还健在,他对形势有判断力,所以我找他聊,陈虻当时的基本态度是:你还是坚守吧。

我的情况跟小白不一样,我做的是国际,你要跳槽,适合的平台极少极少。

有些非电视剧频道为什么也要播电视剧呢?那都是被收视率压得喘不过气来。除非我跳到国外去,否则在国内如果离开央视,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平台。

我老娘八十多岁了,我出国谁管她?我们已经是上有老下有小。你说我能一拍屁股走人吗?

近这几年,特别是孙玉胜副台长重新执掌频道运作之后,频道还是在发展。从收视来讲,2009年之前,频道收视份额0.9,还不到1。这几年,若干件大事,日本地震、利比亚战争、海啸,到今年的马航、克里米亚的报道,我们一度是,频道收视份额已经在三点多,四点多,甚至能到百分之五点多。

我开玩笑,以前走到哪儿,墙上挂的电视打开来都是跳跳舞、唱唱歌;现在甚至是洗脚房的电视,打开来都是频道。频道确实在进步。

但我们经历过《东方时空》时代,我们是激情燃烧岁月的那一代人,我们希望是跌宕起伏、狼烟四起、如火如荼,期待的是冲出去、跑着比赛式抢。

问:你为什么不竞选去当频道总监,完全负责频道的运营。

水均益:真给你一个频道,累死你,你直接变成一个纯粹的行政官员,你天天签字去吧,哪儿还有工夫做节目?

我特别渴望有一套很好的机制,搭建一个平台,哪怕是小规模的平台。白发苍苍地上现场。就像我渴望像彼得·阿奈特站在巴格达楼顶上那样;所有东西都安排好,你直接飞过来,把萨达姆一采访,你就用你的牌子,就用你的智慧。

我们电视台虽然看着无限庞大,但每一个环节全是小作坊。

问:央视也会是小作坊?

水均益:我们也在努力改变,但还是有很多技术环节。比如普京的这次采访,我都没好意思写,我们当时是借人家BBC的灯。这不是我们摄像的问题,他没配这个东西,你需要就要打报告,要申请灯。打一个报告,好家伙,没准半年给你一个答复:不批!还不如自己掏钱在淘宝上买呢。我五十出头了,我去采访普京,自己去办手续,折腾出国,一个人拎着一个箱子,住在使馆一个招待所里,70美元一天,采访完了,灰不溜秋回来。

大家说马航报道,中国媒体怎么怎么样。首先中国媒体也是外人,毕竟是马来西亚的航空公司,出事也不是在我们国家,整个这件事情的报道、调查、协调,包括搜寻主体,还是以马来西亚和国际上一些相关的国家和相关的机构展开的。中国媒体没有任何优势。

马航也好,克里米亚也好,我也想直接就到现场,但我走不了,托人托关系、走后门办签证;写报告;特批……所有这些因素全算上,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15天之内你能出发就算你牛。

回想汶川大地震时,中国媒体非常尽职尽责,中国媒体对线索、对资源的整体覆盖,那也是外国媒体没法比的。

但是马航事件,我们拥有的资源优势真的不多,飞机是波音公司的,对CNN来讲,它请一个美国航空安全局的人,请一个内线比我们先天优势多得多。

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是我热爱的事业,卡就卡在这儿了”

问:你有考虑过转为评论员吗?

水均益:一个型的主持人,突然间变成评论员,起码对我来讲不是正确合理的方向。

不要以为你是人,就会自动转身为评论员。术业有专攻。我永远是一个提问者,是话题引导者。不一定非要我一句惊世骇俗话、结论出去,不可能的。

很多事情你不可能给出结论。包括普京、克里米亚,你现在给出什么结论?你说普京是一个侵略者,还是一个爱国者,还是说他老谋深算?你能给出哪个结论。你只能把不同的几种分析,端出来给大家看。

现在我们正在酝酿的新节目,目前想的是双主持,有一个年轻的,负责播报,我作为的人,梳理重大事件。通过我的观察,我对资源和资料的挖掘,把重大事件能做得更好一点。类似于CNN有一个评论员出身的主持人,叫扎卡利亚,这么一个方式。

你逐渐像一个乐队指挥在发展,原来是一个大提琴手、小提琴手,首席,做得多了以后,你对整个乐队的掌控有了感觉,知道每个部分的组合,可以来指挥这场音乐会。

问:除了作为主持人,你也同时做制片人。

水均益:从2000年到现在,14年了,我一直在赖着当制片人。为什么?起码在业务上,我能说了算。今天做什么题,怎么做,谈哪个角度,怎么采访这个人,我有决策权。你不用给我封官,我就要一个业务决策权,这是我坚持的。我怕的是不懂业务的人来指挥我,那是痛苦的一件事。

制片人我不用辞,因为我不能当了,按照中央电视台的规定,52岁就不能当了。

问:很难想象,你也会面临退休的问题。

水均益:我在微博上感慨了一些,小崔(崔永元)给我的回复很苍凉,说我们这拨已经过去了,我们尽力了,很看好下一代,因为他们更加有开阔的胸怀、视野。加一句话,关键是他们“不听话”。

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就是:规规矩矩,尽管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视野突然开放了,但你根深蒂固的观念里,还是会让你在“规矩”里寻求发展。

小崔说这个话很到位,我们真的尽力了,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他在这个岁数做了离开央视的决定。我没有他那样的能量,没有他那样的空间,甚至是勇气,我怕会失去的更多。

问:失去什么?

水均益:你没有了你喜欢的平台,没有了你喜欢的职业,你不会感到很悲惨吗?你可以回归家庭,老婆孩子热炕头,带带孩子,遛遛狗。可人一旦真的闲下来,真离开你喜欢的事业的时候,你内心里会受不了的。

我不愿意承认,我是一个没魄力的人,关键的一个问题,也让你无奈的一个东西是:是我喜欢的事业,是我热爱的事业,是一个让我能够保持活力,焕发激情,热血澎湃的事业,这是核心的问题。

我还指望下一次去伊拉克,采访完400位政要后,还有很多我愿意、还想采的人,卡就卡在这了。

问:现在,你的固定地盘还剩下什么?

水均益:《环球视线》的固定节目。现在不定期播出,台里还算鼓励我,也可能算是照顾照顾我这个老同志,一些的专访,或者所谓的已经没有栏目品牌的高端访问的采访给我,我也很感激。

但依然量不够,比如普京的量,我们随便剪出来就40分钟,每分钟都很精彩,我们找别的时间,比如说把《面对面》占了,《面对面》播普京,就是这么播出的。就是打游击的状态。

近频道又准备改版,又勾得你觉得是不是能有第二春,让你觉得好像血液开始燃烧,开始又想做点事。在你彷徨的时候,突然看到那么一点点小光亮。

(文化责编:赵雅敏)

智慧城市该由谁来打分验收?
互联网金融将随着市场环境不断进化
支付功能使手环大放异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