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因果报应三则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因果报应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凯用雨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骑着电单车小心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妻子丽刚来过电话,说不行就在办公室将就一晚

因果报应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凯用雨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骑着电单车小心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妻子丽刚来过电话,说不行就在办公室将就一晚吧,雷雨天骑车很危险的。可凯担心电闪雷鸣的丽一个人在家害怕,而且也不远,不过七八公里的路程,所以他还是决定冒雨赶回去。  还有两个路口就到家了,凯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大卡车自对面疾驰而来,两盏烁烁的大灯光炽如炬,耀得凯头晕眼花,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凭感觉盲目而行。突然,“砰”地一声,凯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出去,凌空飞行了几秒钟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肢百骸瘫软无力,奇剧的疼痛袭遍了全身。凯努力张了张眼睛,只见那辆闯祸的大卡车正发疯似地急急逃离。  “救我!救我!”凯觉得自己拼命在喊,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瓢泼般的雨无情地倾泼在凯的身上,凯的心中充满了绝望。他想到了丽,那么柔弱,对他那么依赖深爱,她一定正在眼巴巴地盼着他回家呢!可他的身体根本不听大脑的支配,他可怎么回去呢?他恨那个无良的司机,如果有可能,凯一定不会放过他。因为是他不负责任的逃逸才让他有了死的可能呀。是的,他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了,血正汩汩地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流出来,时间一久,必死无疑。  “救我!救我!”他喃喃着。可是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路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了,谁又来救救可怜的凯呢?  正当凯陷入极度绝望的时候,突然觉得一股温热的力量正缓缓注入他的身体,他的四肢有了感觉也有了力气,竟然慢慢地站了起来。头上身上的血依旧在淌,却没了丝毫的痛感,而且他觉得自己好像刚刚充满电的机器人一般,体内能量充盈,活力涌动。他潇洒地一甩头,竟然迈开两条长腿飞快地跑了起来。他的个念头是去找那个无良的司机算账。  凯如得神助一般,竟然很快赶上了那辆红色的大卡车。凯站在如炬的灯华里,用阴冷的目光死死盯住那个光着膀子、粗蛮彪悍的司机。凯的脸上满是鲜血,衣服破烂凌乱,样子狰狞可怖,那个司机疯狂地按着喇叭,可是凯一动不动。司机闭上眼一踩油门冲过去,睁开眼,满脸鲜血的凯依旧站在车前,死鱼似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司机左突右冲,却总也逃不出凯怨恨的逼视。  “啊!”随着司机一声惨叫,红色的大卡车冲出路面,落进了几米深的河沟里。  凯想,仇报了,该回家了。可是没等他迈步,刚刚注入身体的那股莫名的神力却又骤然抽离,凯的身体像一根煮熟的面条一般颓然瘫软在地上。  凯此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凯醒来的时候,已是一周以后了。他的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身上缠着一层层绷带,头也被包得严严实实像个大粽子。凯睁开眼睛,看见了坐在床边打瞌睡的丽,丽的双手还轻轻捧着他的手。凯将手摇一摇低声说:“丽,我要喝水。”丽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着凯,半天才抱住他有又哭又笑地说:“凯,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感谢老天爷,他到底把我的凯送回来了。”  丽告诉凯,他的伤其实不重。腿只是骨裂,没有断,肋条断了三根,颅骨骨折。本来都非致命伤,但因为失血过多,送来时呼吸心跳皆无,医生几乎要放弃治疗了,是丽跪下来苦苦哀求,没想到凯竟然奇迹般地活过来了,真是老天有眼哪!  “我出车祸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几天后,凯的精神好了许多,他这样问丽。  “是一个好心的的哥报的警,他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直到110赶到才悄悄地离开,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丽接着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只便宜了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雨那么大,大概无从查证了。”凯握着拳恨恨地说。  “不,那个司机已经得到了报应,他死了!”  “死了?”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怎么死的?”丽没有说话,只是拿过床头橱上的一张报纸轻轻地读起来:“7月2日的风雨夜,一骑电单车的青年男子遭遇车祸,肇事车辆逃逸。幸亏一个好心的的哥报警,该男子才得以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该男子身上并无致命伤,但由于失血过多,现尚在昏迷之中。是夜,距男子遭遇车祸地点1.5公里处,一红色大卡车冲出公路落入河中,司机当场死亡。根据赶到现场的警察勘查,此卡车前部刮擦痕迹与车祸男子所骑电动车伤痕一致,由此可以判定,此卡车即为肇事逃逸车辆。可能是雨天路滑,司机又高度紧张,所以才慌不择路冲入河中的吧?俗话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司机的恶报来得真是太快了。不过令人费解的是,该司机身上只有轻度擦伤,只是他目眦口张,心脏破裂,仿佛生前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法医断定其是因极度惊惧而死。对这样的结果,法医也感到匪夷所思。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请大家继续关注后续报道。”  凯认真地听着,头脑中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似醒非醒间,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梦,没想到那个司机竟然真的死了,而且是惊吓致死,这一切真是太离奇了。凯想对丽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又立刻紧紧地闭上了。这样荒诞不经的事情,连他自己都惶惑不解,别人又怎么可能相信呢?  “人在做,天在看,头顶三尺有神明。那些丧尽天良、坏事做绝的恶人,报应只是迟早的事情啊!”凯望着窗外朗朗的青天,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奶奶在世时经常念叨的这段话,不禁微微地笑了。    倾城    喜欢搜集灵异诡奇的故事来读,感觉那里面的爱或者恨更纯粹更直接更能诠释或印证因果。这个故事的素材虽来自灵异频道,其实灵异的成分不算多,但是我的心却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所掌控,让我忍不住写出来与大家共赏。  他和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都市情感剧,免不了的总会有出轨、外遇、三角恋。看她眉头深蹙,他忍不住问道:“如果我像剧中的男主角一样有了外遇,你会如何?”她回过头定定地瞅了他一会儿,淡淡地说:“我会约她见一面,如果她比我更适合你,我会自动退出。”然后她就站起身去了卧室,她要去整理一下床铺准备休息了。望着她的背影他苦苦一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总是这样理性。”  床架上搭着他的裤子,裤子的口袋里露出的好像是信封的一角,那娟秀的字迹显然出自一位婉柔的女子之手。她愣了一下,忍不住抽出那粉红的带着淡雅清香的信笺展开来读:亲爱的,想你了!爱上已婚的你不是我的错,原谅我无法按抑涌动的情潮,不顾一切地写下这一行行相思一行行泪。我想好了,我不要名分了,只要维持这样的现状就好。x月x日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在12点以前赶到Y市的xx广场,那留有我们初欢笑的地方。就这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希望你能满足我,还有,来的时候别忘了带一束我喜欢的红玫瑰,像每一次的一样。  她的心绞痛起来,整个人不可抑制地颤抖着,如冷风中无助的哀叶。有眼泪欲夺眶而出,被她仰着头狠命地逼了回去。好久好久,她终于冷静下来,把那美丽的信笺小心地放回了信封,又把信封放回到他的裤袋里,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开始收拾床铺。  x月x日的早晨,她对他说要出差去外地,早早地就离开了家。他掩抑不住一脸的窃喜,在她出门几分钟后,便也下楼开车扬长而去。  她当然不是出差,她要去的是Y市。她要去看看写信的那个女子是不是值得自己放弃婚姻。  感谢火车提速,她赶到xx广场的时候,才11点刚过。她裹着风衣,戴着宽檐的帽子和墨镜,悄悄隐在广场的一角,等着他和那个神秘女子的出现。  很快,他来了,果然捧着大束的玫瑰,神采奕奕地在广场的另一边大踏步地走来,脸上优雅迷人的微笑说明他已经看到了目标。可是人在哪儿呢?任她东张西望,也没有看到疑似的女子。哎呀不好,他怎么径直冲着自己这边来了呢?她拉低帽檐正想躲开,他却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地伸手拿下了她的帽子和墨镜。她窘迫地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他没有说话,只是把那一大束玫瑰捧到她的面前,她这才发现,他一直捧着的竟然是白玫瑰,她喜欢的,白玫瑰!望着她惊惑的目光,他笑了,拂一拂她凌乱的长发,慢慢讲出一番话来。  半年以前,他开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摔倒在马路上,虽然意识清楚,却因腿部受伤,动弹不得。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怕招惹麻烦,都远远地避行,没有一个人肯停下来帮一下一直在招手求助的老人。老人孤弱无助的样子让他实在不忍心弃之不顾,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车拨打了急救电话,并把老人护送到医院垫付了医疗费,直到老人的家人赶到后才放心离去。  本来他已经把这件事情淡忘了,可是一个月前,早已康复的老人却辗转找到了他。老人说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有异能,能预知祸福,但是一般不显露,怕被人看成疯子。老人告诉他,他们居住的W城马上要面临一场巨大劫难,是倾城之灾,据他推算,应该就在x月x日。老人告诫他在灾难来临之前一定要离开W城,否则恐有生命之忧。老人神情严肃凝重,反复叮嘱他千万要记住那个日子,但不要告诉别人,因为不会有人相信,弄不好他也许还会被当做谣言散布者受到牵累。他将信将疑,但关乎生命安全的事情,他当然是宁信其有。他试着把消息透露给了几个要好的同事和朋友,他们果然都不信他,并且劝止他继续传播,因为已经不止一次有人因为散布类似谣言造成恐慌引发混乱而受到严厉惩治了。他放弃了努力,决定只带自己的妻子离开。可是妻子拥有比任何人都更冷静理性的头脑,她更加不可能相信这天方夜谭的所谓预言,恰恰相反,如果他实言相告,她可能反会固执地留下来,旗帜鲜明地表证她对他荒谬言行的怀疑和鄙夷。怎么办呢?  她理智严谨,不喜旅游和外出,他真的找不到能让她信服的理由而自觉自愿地随他离开。只是他知道纵使她冰心雪肠,但对他的爱却是真而深的,如果发现他心的归属有挪移的迹象,一定会有所行动。于是他找人帮忙炮制了一封香芬的情书,成功地把妻子骗离了那座预言中将倾的险城—W城。  她听他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真是哭笑不得,不由斜睨着他讥诮道:“编造这样的谎言已经幼稚得可以,相信那样的无稽之谈简直就是愚不可及。亏你还是人将中年的知识分子呢,简直荒谬到令人不敢置信、不可思议!”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  “还以防万一?有万一吗?杞人忧天!害我神经病一样瞎跑这一趟,知道耽误我多少事情吗?真是的!”她气呼呼地抱怨着瞪他向。可是怎么回事?他的脸色和眼神怎么看上去那么不正常呢?仿佛在一瞬间遭遇了匪夷所思的事情,涌溢着惊惑和恐惧。她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广场边上竖立着的巨大荧屏上,主持人表情凝重,她正在播布一条刚刚收到的消息:我省的W城今天的12时58分发生8.0级以上强震,市内楼倾房塌,被压埋的人不可胜数……  据说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你,相信吗?    童心    一个乞丐,跪在路边,静静地,等待着人来施舍。  这是一个奇怪的乞丐,他好像不怎么敬业,因为他只是垂着头默默地跪着,不看任何人,更不会像其他乞丐一样,看见有人走过来便提高声音苦苦地哀告,极尽能事地想要触动路人俨然已经坚如磐石的同情心,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徒劳,却依旧乐此不疲。这个乞丐也许是个哑巴吧,可是哑巴至少也会抛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吧,他却是始终不肯抬头看任何人,只是虔诚地跪着。其实他也是不得不跪,因为他的腿坏了,跪是他可以让自己“立”起来的方式。  他一直跪在那里,仿佛一尊雕像,无声地感召着人们的良知。可是形形色色的乞丐早已让人的同情心具有了强大的免疫力,虽然他选择了这个城市繁华的街道,每天都有无数行人如水一样浩浩荡荡在他面前流过,可是他却没有等到一个人,肯停下来施舍给他一文钱。  “这个年代,骗子太多了,傻瓜才会上当。”  “乞丐都是装可怜,说不定比我们还有钱哪!”  人们拒绝施舍的理由是这样的冠冕堂皇,无可指责。他们熟视无睹地走过去时,也便更加心安理得。  这个奇怪的乞丐一直静静地跪在那里,从春跪到夏,从夏跪到秋,从秋跪到冬。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的心也已经凝冰结霜。他好像一个失去耐心的忍者,眼里聚起的肃杀之气,比这个冬天凛冽狂暴的风雪还要寒冷。  平安夜,人们都拥上街头狂欢。  雪在飘,那个沉默的乞丐披着一身白雪,在刺骨的北风里瑟瑟发抖,他的心是越来越冷了。许多人擦着他的身体走过去,去附近的教堂接受灵魂的洗礼,但他们向善的灵魂并没有感触到他的召唤,他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了双唇。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来:“妈妈,这里有一个活的雪人。哦,不,他是一个可怜的老爷爷。”  “不要理他,他也许是装可怜骗人的。”  “可是,也许他真的无家可归呢?你看,他多冷啊,我们帮帮他吧。”  “别傻了,快走!”  “不!”那个天使一样的小女孩大声抗议着,用力挣脱掉妈妈的牵束跑过来,双手将一块热气腾腾的烤红薯举到老乞丐的面前,然后解下厚厚的红围脖,轻轻地绕在了老乞丐污黑的脖颈上。小女孩的举动仿佛无声的号召,随即又有许多小孩子不顾大人的呵斥,纷纷跑过来将手里的零食塞到老乞丐的怀里,还有许多孩子将自己的零花钱小心地放进他面前空虚了好久的搪瓷盆里。老乞丐依然垂着头,但他眼里的冰凌却渐渐融化了。有温暖的一滴沿着面颊流下来,流进嘴里,流进心里,心上的坚冰瞬间崩解,凛冽的肃杀之气重新化成了慈悲的情怀。他次抬起了头,用悲悯的目光凝视着这个一度令他失望的世界,冰霜一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纹。  午夜的钟声敲响的时候,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他们梦见那个跪了一年之久的、可怜兮兮的老乞丐站起来了,他抖掉身上肮脏、褴褛的丐服,现出的是一件金碧辉煌的长袍。他头戴金冠,手拿权杖,分明是威风凛凛的。一朵紫色的祥云托着他缓缓升起,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依然明烁的万家灯火,声音洪钟一般激荡在城市的上空:“愚蠢的、自以为是的人类啊,你们的心冷漠麻木,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如果不是那些纯净而博爱的童心,等待你们的将是毁灭。好自为之吧,我还会回来的。”  圣诞节的早晨,那些拯救了这个城市的孩子们每个人的枕边都静静地躺着一枚徽章,爱的徽章。他们惊喜地捧在手里,以为是来自父母的圣诞礼物,却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早就惊慌失措地冲上街头,去验证昨夜的梦了。  谁也不知道那个梦是真是幻,但那个老乞丐却真的消失了。只是从此以后,这个城市所有的乞丐都得到了善待,人们努力缔造着温暖,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真诚的关爱。  上帝说过,他还会再回来的,但愿他下次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能像孩子一样,拥有一颗不曾完全泯灭的干净的童心,而且终于具备了博大无私的胸怀,学会了因为爱而爱。 共 563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八月的常春藤1

下一页:雪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