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光明顶传奇(小说)

2019/09/14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一)坠落光明顶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亩田,心田。农人在田地里种的是庄稼,而心田里,种的又是什么呢?是梦。然而,杨顶天,却是一个不

(一)坠落光明顶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亩田,心田。农人在田地里种的是庄稼,而心田里,种的又是什么呢?
是梦。
然而,杨顶天,却是一个不敢做梦的人,因为,即使是在睡觉的时候,他也必须全身戒备,防止有人前来偷袭。是的,自从他加入了听月楼之后,他就只能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追杀和被追杀的状态。听月楼,远远没有它的名字那么富有诗意,江湖上的人,都喜欢用另一个可怕的名字来称呼它:魔教。
作为一个魔教的人,杨顶天知道,他天生就具有一种原罪,然而,他却别无选择。
从来没有做过梦的杨顶天,今天竟然睡得出奇地香甜,而且,多年从来都没有做过梦的他,今天竟然做梦了。
我们都是有梦的人。有些人的梦很简单,只要明天能够吃饱;有些人梦很伟大,为的是让全天下的人都能吃饱。不过,谁都知道,梦其实就只是梦而已,梦并非就是真实。
然而,杨顶天的梦,却出奇地真实,真实地他仿佛觉得,自己又将那二十年前的故事,重新经历了一遍似的。当他从昏睡中渐渐清醒过来之后,他忽然领悟,原来,那对他来说,并不是梦,而是,回忆。
杨顶天长叹了一口气,他试着动弹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身上传来一阵剧痛,这才想起,在昏迷之前,自己正经历着一场血雨腥风的鏖战。
那一刻,来自少林、武当、峨嵋等各大门派的数十位高手,从黄山的曙光亭,一直追杀他来到了光明顶。他已经不记得,双方究竟交手了多少个会合,只记得,每一次挥剑之后,就会掀起一层血雾,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折射出了五彩的光芒。死亡,绝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是,此时此刻,当死亡无限逼近的时候,杨顶天却感受到了一种凄厉的绝美。
绝美,是绝顶之美,也是绝望之美。
他且战且退,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白衣,在自己的身上,开出了一丛丛艳丽的红杜鹃。他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于是,昂然挺剑,回过身来,傲视围攻的众位高手,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种决绝,竟然使得众多高手全都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然而,他们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很快,就各执兵器,冲杀了上来,杨顶天没有犹豫,决然地,跳下了悬崖。
当杨顶天终于想起这一切的时候,他不禁愕然,心中困惑,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的。此时,一阵小米粥的香气,突然钻入了他的鼻孔,杨顶天心说:或许,我还真的是大难不死呢,因为,据说阴间是只有孟婆汤,没有小米粥的。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见屋外传来一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一个甜美的声音说:“是不是醒了啊?别乱动,小心牵动了伤口,若是刚接好的骨头再断了,我可不负责再帮你接了呢。”紧接着,那声音便渐渐地低沉了下去,显得悠扬而深远:“记得赵令畴在《侯鲭录》中,曾经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东坡老人在昌化,尝负大瓤,行歌于田间。有老妇年七十,唯坡曰:内翰昔日富贵,一场春梦。坡然之。里人呼此媼为春梦婆。杨大叔,你如今死而复生,不知道,心中,又有什么感想呢?”
杨顶天听见对方竟然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来,不禁大吃一惊,他下意识地,就去摸自己的身边,想看看剑是不是还在身边。
“别找了,就你那把破剑,摔下山崖的时候,早就折断了。你啊,真是命大,若不是被这层层叠叠的藤蔓遮挡,减缓了坠落的势头,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一定是粉身碎骨了。幸好,再加上,你本身的功力深厚,在坠落之时,以自己深厚的内功抵御了一下,所以,伤还不算太重。”紧接着,杨顶天就看见,一个少女掀开了门帘,走了进来。只见她面容清秀,眉黛唇红,虽然身上穿的是自织的土布衣服,倒也显出了几分素雅和恬静,再加上她荆钗簪头,鬓角插着几朵白色的野花,倒还真的有几分天然去雕饰的野趣。她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小米粥端给了杨顶天,道:“好了,吃吧,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仙女,所以啊,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疗伤的仙药,只好给你吃些小米粥了,只可惜,这小米粥用来疗伤,显然是不行了,不过,倒是可以疗饿。”说着,便掩齿而笑。
杨顶天听了,也不觉莞尔,不过,他还是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这些年来,他每日里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每时每刻都必须保持高度的警觉。看见那少女将手中的小碗递了过来,他微微一愣,伸手接过,可是,却又迟疑着不敢去喝。
“放心吧,粥里没有毒。那粥,本来就应该是吃食,若是放了毒药,不能吃了,那岂不是暴殄天物?普门大师,不会高兴的。”那少女嘴巴微微地嘟起,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了。
“普门大师?莫非,这里是大悲院?”杨顶天听见那少女的话,不觉一惊,四下张望起来,可是,这里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一个庙宇啊,看上去,只是一个寻常的农家,如此而已。他早就听说了,普门大师,曾经在光明顶上建造了大悲院,其目的不是为了别的,乃是因为,他想要保护自己无意中找到的“船山宝藏”,当然,这只是江湖传言,普门大师自己却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找到了船山宝藏。江湖中人想宝藏都想疯了,便想找到普门,却发现,他们既找不到宝藏,也找不到普门大师的大悲院。
其实,他这一次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正是奉命替听月楼寻找那传说中从洪荒时代流传到现在的绝世宝藏。想到这里,杨顶天不觉怅然一叹。
谁知那少女听他叹息,也不觉柳眉微蹙,长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们这些俗人啊,整天打打杀杀的,就知道寻找宝藏,殊不知,这人生于天地之间,光阴短促,如白马过隙,这些东西,真的是不值得去争夺啊。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杨顶天听见这话,不觉心中暗自一惊,他倒并非是惊讶于这少女竟然能够说出如此具有禅意的话语,而是因为,想当年,那个人,她也曾经对他说过类似的的话。
“飘浮无定的人生,变幻莫测的世事,人生短促,就像一场春梦,纵使有千般美好,万般留恋,到头来还是免不了竹篮打水,井中捞月。世人浑浑噩噩追求着名利、地位,等到再回头,已是百年身,甚至直到垂垂老矣之时,还不曾领悟人生的真谛……”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他还历历在目,可是,事过境迁,人面却早已不知道何处去了。
正想着呢,那少女又说话了,只见她悠悠地说:“其实,你猜得一点都不错,这里就是普门大师建造的大悲院,可是,它却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寺院,只是一间寻常的草屋。那是因为,大师说了,万法皆生自心,只要心中种下了菩提种,那么,处处就皆是极乐世界。我们又为何要在意自己究竟身处怎样的地方呢?”
杨顶天闻言,不禁吁叹:“我这真是侥幸啊,从绝顶坠落谷底,竟然没死?还无意中来到了传闻中的大悲院。江湖中人,个个都想找到大悲院,因为,找到了大悲院,就等于是找到了船山宝藏,竟然让我无意中闯入……”
少女冷笑道:“行了,你就别得意了,看你现如今的这个样子,还想找宝藏?保住你的命,就已经不错了。更何况,其实,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船山宝藏。说什么远古的时候,洪水滔天,在高山绝顶之上,停着一只宝船,那上面的宝贝滚落山下,便形成了船山宝藏。这可真是笑话。天雨粟的事情,只能存在于传说故事里,你还指望真的能够找到吗?若是你敢在这里胡来,我白芷,个不饶恕你。”
“白纸?”杨顶天听了微微一笑,这少女,天然俏丽,身上没有带上一丝凡尘俗世的污浊之气,倒还真的是如同一张点墨未染的素宣,纯洁得无懈可击。不过,想想她说的话,还真的是很有道理,想想自己吧,为了寻找宝藏来到这里,可是,却无意间被各大门派的高手发现,因此上,险些连性命都保不住,想要获得,结果却险些失去,这究竟是不是值得呢?
“喝粥吧。”那白芷的一声呼唤,又将他唤醒:“怎么了,还是不敢喝吗?难道要我来喂你不成?哎呀,莫不是从山崖上摔下来,将头给撞坏了,所以,变得傻傻的。”说着,白芷便憨憨地笑了起来。
杨顶天也不觉哈哈大笑,牵动了伤口,彻骨地痛,可是,他的心里,却依然很欢愉,这么长时间以来,今天是一天,他可以不设防地,坦然面对一个人,不用担心会有人害自己,不用尔虞我诈,不用勾心斗角。
香喷喷的小米粥,此时成为世上吃的东西。喝过了之后,杨顶天又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等醒来的时候,他发现,白芷又站在了他的床头,手中还拿着一些新鲜的草药,开着白色的花。
“这是什么?”他好奇地问道。
“喔,这叫做白芷,也叫做苻蓠、泽芬,‘沅有芷兮澧有兰’,屈大夫都喜欢这个东西呢。它可是专门用来祛风散寒,通窍止痛,消肿排脓用的,我看啊,对帮助你疗伤,一定是有神效的,所以,便采了些来。”
杨顶天笑着说:“你不是说,你这里,只有小米粥,没有药吗?怎么,你叫白芷,它也叫白芷,你将自己给采回来了?”
白芷笑了,道:“这草药啊,不是在这里附近采的,我跑到山下的情人谷,这才回来的呢。这东西,可是得来不易啊。听普门大师说,当年,他就是在情人谷那一大片的白芷丛中找到我的,我那时候,还只是襁褓里的婴儿呢,他便收养了我,并且给我取名叫白芷。”白芷一边说,一边麻利地捣着草药。
杨顶天“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他突然想起,情人谷,这真是一个让他不堪回首的地方啊。

(二)情陷情人谷

等到伤好了一些之后,杨顶天终于能够来到屋外,舒展一下筋骨,试着踢一下腿,打一回拳了,待到他来到屋外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令他瞠目结舌。原来,自己并非是从光明顶一路坠下,掉到山崖底下,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一百个杨顶天也都死透了。他其实只是坠落了一小段,就跌落在绝壁的一块巨大突起处了。
这大悲院,就是建造在这样的一个天然平台上的。抬头往上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巨网,一张用藤蔓结成的巨网,这层层叠叠的绿色枝叶,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再往上看,竟然是一片云雾袅绕,这黄山的云海,本来就是名不虚传的,而此处的云雾,就更是了不得,不管晴天雨天,皆萦绕不散,而且,还散发出五彩的霞光。
看到这里,杨顶天终于心中了然,从这里抬头向上,看不见光明顶,那么自然,从光明顶往下,也是看不见这个平台的,顶多便是只能看见一片缭绕的云雾而已。这大悲院建造在这里,真是占尽了地利之便,难怪,众多江湖中人奋力寻找,都找不到这里,这果然是个绝妙的隐居之所啊。
他俯身又向下面看去,这山下,便是情人谷了,从平台向下看,就算是杨顶天也不觉目眩,他心中愕然,看来,这白芷为了给自己采草药,还真的是冒着风险呢。
白芷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便笑着说:“别看这山势看上去挺吓人的,其实啊,一点都不难走,习惯了就好了。我啊,还常常采些草药山果之类的,拿到镇上去卖,换些衣食呢。我可不是你睡梦中常常念叨的仙女,没有那餐风饮露的本事,我啊,还是得吃小米粥,不然就饿死了呢。对了,你梦里常常念叨的那个仙女,她究竟是谁啊?”说着,眨着好奇的眼睛,盯视着杨顶天。
杨顶天听了,长叹一口气,道:“你若是想知道,我们就去山下的情人谷看看,有些事情,我也想弄清楚。”
白芷一愣,旋即道:“好啊,在这里憋闷了这么久,杨大叔也是应该舒展一下筋骨了。”说着,她便轻轻地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杨顶天一声惊呼,低头看时,才发现,原来,那白芷手中正抓着一根粗大的藤蔓,对着自己笑呢。仔细观察,竟见那是经过人工编织的一条绳梯,从山崖上,一直垂下去,形成了一条天梯。
杨顶天轻轻一笑,也跃了下去。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情人谷,谷中古木参天,清流如歌,更令人赞叹的是远处那一道天然的石长城蜿蜒不断,头顶三十六道天门峭壁似乎顶着了天,远远地能够看见“搁船尖”高高在上。杨顶天虽然已经不是次来到这里了,可是,他却还是不由得惊叹一声:“好一个高山布满天门阵啊。”
往事一幕幕,重新又涌上了心头,杨顶天不知不觉间感觉到,自己的眼眶,竟然湿润了。
那一年,年仅二十岁的杨顶天已经是个成名的剑客了。一天,他途经黄山,无意中看见了一群带刀的男子,正在围攻一个少女,少年意气的他,又怎能坐视不理呢,想到这里,他便挺身拔剑,拦在了那少女和众男子的中间。
为首的汉子怪模怪样地对他叫道:“小子,识相的就快快滚开,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我们也不会为难这姑娘,只是想问她一两个问题,如此而已。”
这时候,就看见那少女横眉冷目,娇声呵斥道:“休想,你们想知道搁船尖的宝藏在哪里?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听月楼,平常里无恶不作,若是宝藏落到了你们的手中,那还了得?”
杨顶天诧异地看了一眼那少女,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少女,竟然会知道传说中的船山宝藏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并不贪心,并不觊觎宝藏,他只是不想看见这善良的少女受到伤害。

共 1129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险恶,大多为了名利金钱而起纷争不惜一切,甚至忘记自己的良心,杀人越货。这篇小说,构思精奇,用作者独特的手法渲染着血腥的江湖,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僧,闻名于江湖的听月楼主,到谜底揭开居然是同一个人,并且,他为了珠宝不顾一切,滥杀无辜,让人不齿。而杨顶天在生与死的选择中,在名利金钱与亲情的选择中,毅然选择了勇敢面对,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女儿的生命,还有江湖正义!精彩的小说,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1041】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眼睛红有眼屎
吃什么能解决血液粘稠
秋季出行必备物品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