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三十章 我的妹妹是天才

2019/12/05 来源:孝感信息港

导读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三十章 我的妹妹是天才他们一离去,江河立即将护身玉符送给了江唯,并交代她一定要天天佩戴。江唯也明白江河是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三十章 我的妹妹是天才

他们一离去,江河立即将护身玉符送给了江唯,并交代她一定要天天佩戴。

江唯也明白江河是为了自己好,加上玉符也挺好看的,她还是欣然答应了。

“哥哥,这个东西挺漂亮的,玉石的品质不错,是什么东西啊?”

“不过是防身玉符罢了,遇到危险,可以自行施展出防护罩护主,虽然未能入品,但上面铭刻了一品防御阵,起码也值几十两黄金。”

“哦。”

江唯听完并没有感觉到开心,脸上反而浮现出了一丝失落感。

“怎么了?”江河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忙问道。

“我,我真没用!”

江唯有些沮丧的道:“要是我也能觉醒战魂就好了,哥哥就不用天天为我担心了,我感觉……我感觉我都快成为你的累赘了。”

“你呀,又胡说什么呢。”

江河有些好笑的点了下江唯光洁的额头,“哥哥刚才给你把脉的时候已经探到了,你离觉醒战魂不会太久了。”

“真的?”

江唯有点不敢置信的看向江河,眼睛眨了眨,仿若装下了整个星河。

“真的。”

江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洗髓丹可以帮她开拓经脉,他一定会找到它帮江唯洗经伐髓的。

虽然洗髓丹效果远不能跟九龙霸天诀的相提并论,但的确有几率能助她觉醒战魂。

若不是九龙霸天诀无法外传,江河都想将功法传授给她了。

“可我其实在四岁的时候就到了拓魂境,应该是可以觉醒战魂的,当时爹跟娘交代我要保密,我才谁都没有说。”

江唯说着话,更加失落了,“我还以为我也是跟哥哥一样的天才,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觉醒战魂,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天生不适合当武者。”

“四岁?”

江河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她居然四岁就达到了拓魂境,可以觉醒战魂了!

他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四岁就能够达到拓魂境!

拓魂境,简单来说,便是需要锤炼肉身,打磨筋骨皮膜,呼吸吐纳天地元气。

如此内外兼修,用来拓宽经脉骨骼,凝练内息,达到觉醒战魂的要求。

拓魂境的话,并没有什么太细致的境界划分,只是作为觉醒战魂的一个小阶段罢了。

想要觉醒战魂,必然得先修炼到拓魂境。

反过来,修炼到拓魂境,却并不一定能够觉醒战魂。

江唯就是为了这个烦恼的。

说起来,江河还真忘了江唯是什么时候达到,只是记得她的确早就到了觉醒战魂的境界。

不过江河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能比自己还要早达到拓魂境。

那么岂不是说她的资质并不亚于自己。

对此,江河心中只有无尽的开心。

“小唯,你放心,今年你必定能觉醒战魂。”江河高兴的道。

“哥哥真会安慰人,不过就算我不能觉醒战魂,也不会成为哥哥的累赘的。”

“小唯今后能不外出就尽量不外出,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得罪人,不给哥哥拖后腿。”江唯低着头,缓缓抬起的时候,露出一抹释怀的笑容。

“不用。”

江河摇了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寒意,“咱不去得罪人这没错,但小唯你要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

……

吃过午饭,江河跟江唯说了一声要外出,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坊市去了。

他专门去那些卖丹药的地方,询问有没有卖开拓经脉的丹药,却是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他退而求次,开始在药店之中寻找炼制洗髓丹的药材。

没成想,却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连拍卖行贴出来的明日拍卖物之中,他也没看到任何一样跟洗髓丹有关系的物品。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

江河便买了匹马,直奔出了扶风城,一路策马来到东边的上宁城。

上宁城是靠近扶风城的一个城池,占地极广,颇有盛世繁华之象,整座城池都是李家的资产。

上宁李家,可是方圆几百里的名门望族,族中的武者数以万计,远不是江家能比的。

本来江河也以为在上宁城能找到洗髓丹,或是炼制洗髓丹的药材,然而这一趟他依旧什么都没有得到。

等他回到扶风城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不过当他牵着马路过扶风城的拍卖行的门口之时,再次扫了一眼那贴出来的明日拍卖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洗髓丹!”

他所需要的洗髓丹赫然就在其中。

江河在那写有明日拍卖物的纸上仔细扫视起来,很快就看到了拍卖时间是明天正午。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他连忙进拍卖行办理了一张贵宾令牌。

区区一张贵宾令牌,便花了他二十两黄金。

不过他也不心疼,那钱是他从林东的尸体上搜出来的,不花白不花。

其实办理拍卖行的贵宾令牌,也就图一个省事。

普通人若是要进入拍卖行,一般都要交上巨额的担保费,以及入场费。

若是武者想要进入拍卖行,则只需要交付入场费,无需担保费。

而拍卖行贵宾,只需要将令牌亮一亮就能进去了,而且还会有前排座位坐。

这样一来,观察场上的拍卖物就会变得更方便。

翌日。

临近正午之时,江河跟江唯说了一声,便动身去拍卖行。

好巧不巧的是,江河来到拍卖行门口的时候,便碰到了“熟人”孟远山。

“是他,就是他!”

孟远山远远的看到江河,就恨得真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活活砍死他。

那天他将还阳丹给苏妙音服用了之后,并没有结交到苏家,反而还让他变得整天提心吊胆,深怕苏家找上门来报复。

直到他探听到了苏妙音安然无恙的消息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只是有一件事他很费解,难道真是江河这厮救了她?

可是江河从小就在扶风城长大,他们孟家也时刻盯着江家之中的青年俊杰,他很清楚江河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罢了。

“不可能,这个江河就算不是废物,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一定是我的还阳丹治好了苏妙音,他却是从中作梗,阻挡了我的大好前途!”

很快他就否决了心中的想法,更加认定了自己的一种猜测,眸光凶恶。

若不是江河的缘故,他现在就是苏妙音的大恩人了,说不定结交一番后,还能够得到些许好感。

如果能够成就一番姻缘,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出去和人吹牛,也有了资本。

可是,现在他不但没有得到苏妙音的青睐,还搭上了一颗堪称镇族之宝的还阳丹!

让他难受的是,他天天面对父亲孟伦的逼问,却只能含糊其辞的说苏家之人应该很快就会送礼上门答谢了。

此时再看到江河,孟远山现在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站住!”

眼看着江河要走入拍卖行,孟远山自纳戒中取出单手大刀,一把横在他面前,沉声喝道。

“孟兄,想不到你我二人竟在此相遇,真是缘分呐。”

江河停下脚步,扫了孟远山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

江河不笑还好,一笑之下,看的孟远山嘴角直抽搐,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

“哼,江河,你少在这里跟我装腔弄势,咱们走着瞧!”

孟远山冷笑一声,从纳戒当中取出了十两银子扔给那个看门的门卫。

“孟少爷,您这是干什么?”门卫接过那块散碎纹银,顿时眉开眼笑。

“我不希望在里面看到这个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说完话,孟远山就趾高气昂的大步走入了拍卖行之中。

他早就是拍卖行的贵宾了

,那门卫也认识他,自然无需他摆出贵宾令牌。

“孟少爷慢走!”

门卫目送着他走入了拍卖行之中,而后转头看向江河,“你……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江家的废物,那就更好办了,你赶紧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江河冷眼看着这门卫,眸光闪动。

这个拍卖行是李家的资产,李家不但拥有整座城池,实力也足以轻易碾压扶风城,所以他这个门卫才敢有恃无恐的这么对自己。

可就算是如此,李家是开门做生意的,总不可能把客人拦在门外吧?

念及于此,江河从纳戒掏出了拍卖行的贵宾令牌,“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切,还能是什么,我可……”

门卫不屑的看着江河手中的贵宾令牌,突然间脸色剧变,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根本没想到江河这个江家废物,居然会有拍卖行的贵宾令牌!

拍卖行的贵宾,可不是区区他一个门卫是不能得罪的。

否则丢饭碗事小,说不定一个不慎,那都是会掉脑袋的啊!

“小的,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江公子竟然是拍卖行的贵宾,那啥,里面请!”门卫的眼珠转了转,立马点头哈小的赔笑道。

话语一落,他摆出一脸恭敬的模样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只是在心中却在不停腹诽,真是见鬼了,江家的废物怎么有会拍卖行的贵宾令牌?

“啪!”

江河淡淡一笑,随即猛地抬手抽了门卫一个耳光,一下子就将他的脑袋打歪了,嘴角溢出一缕缕血丝。

石棉县人民医院
甘肃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贵州治癫痫的有名的医院
南昌治疗癫痫哪家好
昆明哪个医院妇科看的好
标签

友情链接